棉袜

相爱吧,终有一散的人们。

不察物情,一生俱梦境。



你戴着一顶小毡帽,露出的金黄的头发亮闪闪的好像蜜糖。躺下来,在一张整洁的木质的小床上,在满屋子暖黄色的阳光里。你的头上还是黏着那顶小毡帽,可是它不碍事,在你的幻想里,哥哥就在这间小阁楼上,是的,就在你的床边,确切地说是他的床边,替你取下你的小毡帽,用手指梳理你长长了的头发。像翻过书页一样,你们亲吻对方的额头和嘴唇。像翻过书页一样,不急不慢地,昭示自然而然的流畅的习惯。在午后,被阳光暖的暖烘烘的小屋子里,在木质的小床上。所有咯吱咯吱的木板都膨胀成软软的棉花,亮闪闪的灰尘带着亮闪闪的蜜糖味儿。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