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袜

相爱吧,终有一散的人们。

Chaos

【NS】

“sho桑!都说了那是痣不是巧克力啦!...嘛...!”二宫严重怀疑仓鼠的记忆一定连七秒都没有。紧紧扒着下巴啃得虎虎生风的小毛团子被拽着尾巴拖开,又爬山涉水踩着耳朵碾过鼻子拱到下巴,小舌头舔过的时候二宫简直能看到那个吭哧吭哧的小身子嘚嘚瑟瑟一本满足的样子。吃太饱就会变回去么?二宫很头疼。



【JS】

听到医生脱衣服的指令少年显得不太乐意。凉凉的听诊器贴上皮肤,金属冰冷的质感让他不禁吸了一口气,瘦瘦的肚子都瘪进去。轻咬住嘴唇低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垂着头认真听诊的医生。医生睫毛密密的,眼睛形状特别漂亮,一双小手,指节修长。卷卷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小娃娃。泽田皱着眉盯住他的鼻尖出神,突然就鬼使神差地抓住了搭在胸前的手。一瞬间的惊滞过后医生连头也没抬,…先生,请不要开玩笑。想要抽回手,没想少年一发力就把人往怀里带。从进来就一直低着头忙活的医生终于抬起头来,大眼睛里的慌乱很快被掩饰过去,挣扎着推开对方,像触电一样退到两步开外转过身压抑着过快的呼吸。泽田好整以暇地看着栗原整理着被他弄乱的白大褂,刻意装出的平静模样让这个劣质的青年玩心大起。他拿起被栗原放下的听诊器,有模有样地用听筒贴上他的脊背,一只手环住有些僵硬的男人,凑到他耳边吐气,森赛…不把衣服脱掉的话我听不到的哟。顺便医生,你的心跳得很快呢。



【NS】

“二宫桑,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你信箱快满了我就帮你清理了一下,几乎全是明信片。因为落款都是S.S.所以还是注意到了,抱歉m(_ _)m。祝你旅行愉快哦^_^”二宫从来不爱出门,他只坐在家里收明信片。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