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袜

相爱吧,终有一散的人们。

【schweinski】你不在的日子


【古早存个档】


巴斯蒂是知道卢卡斯会走的,从一开始就知道。从听到流言后第一次质问他时看到蓝眼睛的闪躲他就明白了。可他明明说过想要留下的,巴斯蒂在睡前飘飘虚虚地想着,现在他要离开我了。

那是巴斯蒂度过的最漫长的一个夏天,也可能是时间被阳光烤得睁不开眼看前面。一个人在家玩Xbox的时候看着屏幕上穿着拜仁球衣跑步的卢卡斯总会不小心就走神,他看起来可不怎么像你,就好像有人在听他说话一样,巴斯蒂轻声细语嘟囔得很投入,你看,你比他傻多了,嘿嘿我的意思是你比他爱笑,还有你的下巴要尖一点,喔他看上去可真有点儿白痴,本来应该是用皇马踢你的巴萨的,诶卢卡斯你怎么把球给带丢了……

以前巴斯蒂总会嘲笑卢卡斯爱吃零食,看看这货就是靠这些养活,他想起06年自己带着摄像机摸进波尔蒂房间的时候,当时那个懒鬼还在睡呢,四仰八叉趴在床上,全身光溜溜的就只有一条白裤衩,对,白裤衩,巴斯蒂把一块饼干扔进嘴里之后又开始了自说自话,诶别说你爱吃的这饼干味道还真不错,嘿波尔蒂当时你看起来就像一只粉红色的小猪。

新赛季开始之后巴斯蒂的队友们都发现以前爱耍宝的小施魏因施泰格目光有点呆滞,明明波尔蒂在的时候两个孩子闹得比谁都欢。巴斯蒂还不太习惯每天来到俱乐部没有卢卡斯的日子,虽然这个过也过不完的夏天里他已经渐渐习惯了一个人呆在家里,想着各种各样的事,说着只有他和卢卡斯才听得懂的话。可是习惯一个人和习惯在一堆人里一个人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以前波尔蒂总会在吃饱之后发出满意的哼哼,说些没营养的话,构想一些只停留在他们言语中的顽皮的恶作剧。早晨卢卡斯见到他会说早上好啊schweini,又是新的一天了schweini,艾玛schweini你的头发看上去就像被捣碎的白香肠;分别的时候卢卡斯会拥抱他,说明天见啊schweini,schweini睡个好觉,schweini啊今天累死啦不去你家玩了。巴斯蒂很喜欢卢卡斯叫他的名字,嘴稍稍撅起来,然后拉出一个笑容的弧度,发出短短的却不急促的尾音。巴斯蒂发现不管卢卡斯离自己多远,他在说schweini的时候自己总能听到,就好像这是一句独特的卢卡斯语言,从他嘴里出来之后就跳跳跃跃地穿过人墙专门钻到自己耳朵里。所以队友们发现巴斯蒂在训练时总会不时抬头四处看看,就好像有谁在叫他一样。

后来巴斯蒂发现自己有些异常,他总会想着自己是卢卡斯。傻子是这么笑的,把嘴咧得很开,这样……巴斯蒂习惯在洗完澡之后用手抹掉结在镜子上的水雾,拼命扯着嘴学波尔蒂的笑,可是每次都不像,自己总不够像他,镜子里的人过于白了,眼睛里闪烁的也不是美丽的湖蓝色的蓝宝石一样的光,他的波尔蒂笑起来就像一只蓝眼睛的萨摩耶。他会在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想着卢卡斯说同样话时的样子,奇怪的发音,这个字该配合着眉毛抬起来,这句话应该用这种语气,说到这里的时候该笑了……巴斯蒂差点儿也去买了一根和挂在波尔蒂脖子上那根一样的被他吐槽了无数次的银链子。这可真不好,巴斯蒂在快要睡着的时候想,这可真不好啊schweini。

再见到卢卡斯的时候,站在球员通道的巴斯蒂有些恍惚,排好队后笑眯眯地回头看,可是身后没有人。他突然又想起以前接受采访时说过的话,我最想变成波尔蒂,只是想某天清晨起床后欣赏一下皮尔森湖的风光。赛后,当巴斯蒂放松了拥抱着卢卡斯的手臂,拉开一段小小的距离再看卢卡斯的时候,他突然不想变成卢卡斯了。因为卢卡斯的眼睛比皮尔森湖好看多了,而卢卡斯自己是不会认真去看的;卢卡斯在唤schweini时候的声音那么好听,而卢卡斯自己是不会知道的;卢卡斯对着别人笑得那么好看,而那傻子对着镜子却爱皱眉头耍酷。

巴斯蒂在拥抱着卢卡斯的时候想,其实那些日子并没有那么长,那个夏天也没有那么难捱,你不在的日子?不,你根本一直都在。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