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袜

相爱吧,终有一散的人们。

【龙獒】夜奔

ooc请见谅。很自我的意识流。
祝他们一切都好。




1

马龙恍惚间觉得,梦里该是被落了一身雨。



2

被窝里钻进来的冷气让他醒了过来,大腿上另一条腿的重量让他知道张继科还没走,越来越重的烟味笼上他。睁开眼他看到那个人光裸的脊背,水鲜碧绿的玉静静垂在肩胛那对翅膀上。就是这个背影,马龙想,总是这样。在梦里也是,清醒时候也是,好像假的一样,好像自己伸手就能穿过它。能穿过就好了,这样就能亲手探知他五脏六腑,摸到他优美又硌手的脊柱。这样就能双手攥牢那颗心。

“这里怎么弄的,上次没有。”马龙起身朝他贴过去,又拉开点距离把玉撩回张继科颈前。那块玉总也捂不暖似的,太冷了,马龙觉得,这么冷硬的,隔开两个人的胸腔。

张继科身上所有的伤痕他都记得,用眼睛,用指腹用唇舌。“这里,又多了一个。”他的左手轻轻抠着张继科左上臂多出来的疤痕,好像真能抚平抠掉一样,脑袋往前就着张继科的手吸进一口烟。“蚊子咬的。”张继科连头都没偏,抬起左手向后环上马龙的后颈轻轻捏了捏,伸长右手把烟在床头烟灰缸里摁灭。马龙双手收紧缠住他的腰,手掌顺着劲瘦的小腹爬上他的心口。蚊子拿着四十米长的大砍刀咬的吗?他想皱眉头却笑眯眯地舔了舔张继科上扬的眼角。



3

“你真的是杀手吗?”扯掉对方衬衫的时候马龙还是没忍住开口问。今天他们第一次说话,在离马龙家不远处那间不算太吵的酒吧里。和对桌那个抽着烟看上去懒洋洋的人对视了长达十秒之久,马龙决定今晚要请那人喝一杯。原本从不逾矩的马龙真的打算就喝一杯,或者四五杯,直到张继科把烟头扔进杯子里,喷了他一脸的烟,然后在他睁开双眼前亲上了他的嘴。

真是一个要命的男人。对方坚实的大腿紧紧盘在他的腰上,还很有余裕地拿脚后跟摩挲他的屁|股。一双好像总也睁不开的桃花眼里擒住三分笑,看上去有些轻慢和促狭。如果没看到那双眼睛里还弥漫着水汽的话,马龙几乎觉得男人是在逗弄他。这个男人的内里很软,热乎乎的,像是冬天刚掰开的一节烤红薯,连那种甜甜的味道都一样,仿佛还带着一些细腻的沙砾感,让马龙从被包覆的前端一路酥麻到天灵盖。

“张继科。”他说。马龙正把头埋在他肩窝里,细细密密啃咬着他颈肩相连的地方。低沉的嗓音通过舌尖钻进马龙的声带,从此咽喉处就刻录下这一段震颤。

那晚马龙24岁,半夜里他在一个扑空的怀抱里醒过来。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他想,我想爱,想吃,不想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我想要张继科。



4

马龙从没觉得自己的生活会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安稳地从学校毕业,安稳地找到一份工作,朝九晚五,安稳得像是每天的日升月落。他偶尔又能在酒吧里找到张继科,把懒趴趴挂在他身上的人领回家。交谈,做|爱,运气好的时候张继科没在夜里离开,他们还能交叠在一起守着太阳升起来。

“继科儿,你又要走了吗?”马龙在厨房里做早餐的时候,张继科从背后挂住他。每次都会新添些伤疤回来,大伤小伤,“你就那么喜欢血吗?”马龙抓过张继科搭在他腰胯的手,使力揉捏着。他带着张继科的手握住案板边切吐司的刀,伸出左手让那刀口在无名指末端划拉一圈,有血滴进刚切好的面包片里,一股铁锈味。后来渗出的血被张继科裹进嘴里,跟着唾沫被吞咽下肚。“马龙你是疯了吗?”

手指缠的白纱布换成了创口贴,马龙把胶带揭下的时候张继科还是没有回来。那圈新长出来的肉泡在水里还能带来些微刺痛,马龙当时划得用力,他想这圈细长的疤永远在才好。

自己的生活和别人几乎没有什么不同,继科儿,只我爱你,和别人不同。



5

马龙一直觉得,杀手这种职业是只在电影里才有的事。爱上杀手的女人,像是被玻璃盖罩住的鲜亮的蝴蝶,拼命振翅撞落满身金粉,最后在血泊里把白衬衫染成红嫁衣。我当然不会这样,马龙想,我是和他一样的亡命徒,要不然怎么保护他。

每次两人交缠,马龙总是那么急迫地想要把张继科拆开吃进去。想要舔干他的血汗,想要把他揉进身体里。张继科哑着嗓子的呻|吟他最爱听,好像从上古时候就熟知的音律,一直保留在骨血里,每次重新吟诵都像又重复一遍那个神秘庄重的仪式。

“我宣布你二人属于彼此”,马龙坚信张继科也能感到这个神谕,因为张继科也总是迫不及待想要马龙吻他,身体间一瞬的空隙都让他无法忍受。他要他紧紧贴着他,抱着他,亲吻他,他要叫着他的名字,马龙,马龙,好像只有这样他才确定自己真的在活。不知道怎样才能更贴近一点,就算有一刻他们好像真正的结合,可他们的皮肤终于不能融化在一起,他们的血液最终都只奔涌在自己这副血管里。这种认知让马龙整个身体都感觉疼。

他抖着手掀开张继科满是血污的上衣,他头晕目眩,喉间涌上一阵剧烈的呕吐感。马龙使劲掐着大腿肉把那阵呕吐感压了下去,却没压住滴在张继科眼睑上的眼泪。

至少,我还没有完全失去我的白鸟。马龙使劲抹干眼角,张继科的血由手指蹭到他脸上,风干之后像是起伏的伤疤。



6

张继科从小在海边长大,可他不喜欢海。

“太深了,太黑,都不知道底下有什么。”
“有塞壬,唱歌的女妖,看你好看就用歌声迷惑你把你带走。”
“那我就跟着她走了?”
“当然不会,你有我,我是龙,他们西方的妖怪打不过我。”

马龙擦干净张继科脸上的血,把他抱在怀里。张继科刚才醒过来一阵,告诉他不要送他去医院,说他想去海边。多好,马龙想,他和张继科的城市就在海边。

从黑夜过渡到天明这一段小小的时间里,天光落在皮肤上是沉静的湖蓝色,像是贾曼电影的色调。适合肢体交缠,负气出走,和不告而别。



7

张继科总是在夜里来,天光泛起灰蓝的时候轻轻离开。马龙记忆里的张继科就也好像蓝色,像这片黎明的海。

你终究还是要回去,像是从海里来,现在也要回到海里。可是哪里有你这样好看的绿毛水怪?

马龙睁开眼睛,海水让他看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抱着张继科在下沉。你不要怕,继科儿,我是龙,我会保护你。



8

也许海里有蜃楼,张继科叫上马龙,马龙就和他拂袖奔去。

张继科说马龙,我爱你。



9

人时已尽,人世很长。




“我会不爱你吗?不会。

爱你就像爱生命。”




【END】


最后,感谢王小波。



评论(1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