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袜

相爱吧,终有一散的人们。

【2Y】觉


在踩死今晚的第一百零六个蘑菇,打死第五次大魔王之后,蜷在床头的二宫和也终于又放下手中的游戏机,咬咬下唇,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才抬头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快三点了,可还是一点困意也没有啊。

屋里的灯光调的很暗,不过也足够看清墙上那个长脚的钟和对床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了。真可恶啊,那个家伙,失眠的人对身边熟睡的人总是存着些羡慕甚至嫉妒的,有时还伴着一点点的不甘心,不过今晚的睡姿意外地老实呢。少了按键的声音,安静的屋子里只能听见那个睡得正熟的人均匀的呼吸声,下意识地,二宫把自己的呼吸也放得很轻。其实脑内过很多种叫醒那个人的方法了,比如说走过去捏住他的鼻子,用他鬓角的碎发挠他耳朵,在他摆成大字型的时候一个飞扑,或者是在他抱着被子缩成一团的时候,用冰凉的手去捏他露在外面的一小截腰。二宫今晚已经很多次出神地盯着对面的被子团这么想过了,在被那些像是吸鼻子咂巴嘴哼一声一类的小动作拉回神智之后,却还是习惯性地回身摸出游戏机选择约会小勇士。
所以现在正望着对面愣神的他看见那个睡梦中的人皱皱眉头撅了撅嘴,眯着眼睛抬起头恍恍惚惚地看过来,“还没睡么nino?”混着鼻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黏黏腻腻的,“睡不着么?…唔…要不要我起来和你打牌?”松开怀里的被子,睡得迷迷糊糊的人已经揉着眼皮坐起来了。“……想玩什么呢sho桑?”二宫从放在床头的小包里翻出扑克牌,“nino想玩什么呢?就玩nino想玩的好了。”

看着那个说要陪自己玩牌的人一直在奋力撑开快粘乎在一起的眼皮,二宫不禁在心里有些好笑。对面那个人咬着牙忍下了很多呵欠,一双眼睛就变得水汪汪的,睡的乱糟糟的头发呆呆地立起几根,穿着单衣的肩膀好像比平时更斜了。这副脱线的样子却不知怎么让二宫想起了小时候自己总抱着入睡的小熊玩偶,那时候妈妈在讲完睡前故事的时候,总是会把放在床头柜上的小熊轻轻放进小nino的怀里。

“ne,sho桑,不然我们来玩催眠的游戏吧,就是我们经常玩的那个。”二宫把散乱的扑克牌收好,起身站在了樱井的身边。“呐,在这个响指之后你就被催眠了。”樱井翔像往常一样,倚着二宫抵在脊背的手臂一秒进入睡眠状态,等待着催眠者下一步的指示,但好像等了好久,等得自己都快真的睡着了,却还是没有听到二宫的声音,正想挣扎着睁开眼睛,便感觉到那只微凉的手轻轻覆上自己的眼睑,身后的手臂正缓缓引导着他躺下。

樱井翔几乎是刚沾上枕头就进入了睡眠,二宫和也等到手心的睫毛不再乱扑腾的时候,才收回手给他把被子盖上把被角掖好。“kazu…晚安…”等到这声像是梦话一样的晚安突然响起的时候,二宫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伸手撩开樱井软趴趴的额发,在那个暖暖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晚安sho酱。”

而二宫大概永远不会知道,刚睡着的樱井梦到怀里的小柴犬伸出软软的舌头舔了一下他的鼻尖。

评论

热度(39)